十万两黄金的喜悦

来源:网络时间:2018-12-26

导读

民国初年,黄河边,有两个年纪差了二十来岁的水盗。 一个叫王三,老成持重。另一个叫丁七,年轻气盛。早年他俩曾合伙干过不少大案,在绿林中很有声誉,后来就成了掌管千里黄河通路的绿林中路分舵的瓢把子。   干这行那是刀口舔血的营生,刚上道的时候,两人的确是过着把脑袋拴在裤

  民国初年,黄河边,有两个年纪差了二十来岁的水盗。

  一个叫王三,老成持重。另一个叫丁七,年轻气盛。早年他俩曾合伙干过不少大案,在绿林中很有声誉,后来就成了掌管千里黄河通路的绿林中路分舵的瓢把子。

  干这行那是刀口舔血的营生,刚上道的时候,两人的确是过着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日子。慢慢地,两人找到了一条安稳的生财之道,就是向来来往往的客商收取“保护费”。

  王三居黄河北,丁七居黄河南,各自控制着不少码头。

  王三已经渐渐习惯了坐地收租一般的日子,偏偏年轻的丁七不肯安于现状,他开始出资和过往的一些大客商合伙做买卖,作为回报,丁七会减免合伙人的“保护费”,这样一来,许多客商纷纷转投丁七的怀抱,不再向王三“纳贡”,弄得王三非常恼火。

  “丁七这小混蛋!这样瞎搞,坏了江湖规矩!”

  终于有一天,紧绷的弦断了,两人为了一个小码头的归属撕破了脸皮,约定了在汾水岸边决战。

  消息很快传到绿林总舵老瓢把子的耳朵里,老瓢把子年岁已过花甲,一听两人要火并,又急又气,刚想出面调停,脚还没跨出门槛就一阵眩晕,倒了下去。

  老瓢把子中风了,别说是去汾水岸边当和事佬,一条老命保不保得住都很难说。

  眼看着一场灾祸已经无可避免。

  就在这时,老瓢把子的弟弟二爷站了出来。

  这二爷平日里甚少在道上抛头露面,据说早年跟着老瓢把子闯江湖也曾风光一时,但不知为何很快便放弃了,转而替老瓢把子打理家务,大家看在老瓢把子的面子上称他一声二爷。

  王三、丁七早年都曾受过老瓢把子的提携,若老瓢把子亲自出马,想打也不敢打,但现在来的只是二爷,又何须为他忍下那口气呢?

  在二爷抵达汾水之前,王三、丁七将约定的会战日提前了一天,待二爷披星戴月地赶到现场时,两人已在黄河边激战了一天,虽然胜负未分,但各自都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弟兄受伤战死。

  见此情景,二爷只是叹气。

  好歹二爷也是替老瓢把子出面,接不接受二爷的调停是一回事儿,但如果不去见二爷那就是自己理亏了。两人都明白这个理,于是纠集了自己最得力的弟兄做护卫,趾高气扬地来到二爷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