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的阳光

来源:网络时间:2018-12-26

导读

胡志强来电话说,他在城里找到工作了。 高亢、兴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震得我的耳膜痒痒地痛。   被他的声音感染,我也兴奋起来。   这是胡志强第二次出去打工了。   我和胡志强是同学,又住一个屯,是要好的朋友。他第一次出去打工的时候来找过我,让我和他一起去,我父母

  胡志强来电话说,他在城里找到工作了。

  高亢、兴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震得我的耳膜痒痒地痛。

  被他的声音感染,我也兴奋起来。

  这是胡志强第二次出去打工了。

  我和胡志强是同学,又住一个屯,是要好的朋友。他第一次出去打工的时候来找过我,让我和他一起去,我父母不同意。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心痛我,怕我到了城里受委屈。

  他走的时候,我一直把他送到三里外的公交站。

  他说:等我在城里干出点名堂了你再去,省得你受委屈。这话说得我眼睛发热发潮,我紧紧地拥抱了他。

  可是,不想让我受委屈的他却受了不少委屈。三个多月后他回来了,情绪很低落。

  那晚我去看他,拉他在山道上散心。

  心情不好,我俩就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走着又走回来了。后来,我俩干脆在一个山坡上坐下来,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山下就是我们生活的屯子,安静极了,偶尔才有几声牛叫。

  他再也忍不住了,狠狠地把烟头往地上一扔:他妈的,城里真不是咱们待的!

  满肚子的委屈终于发泄出来。

  胡志强来到城里后,在一个工地打工。为了赶工期,老板逼着他们加班加点地干。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老板没给开工资。找老板要,老板说:差不了你们,工期完了一块给,干好了再给点奖金。又干了一个月,工期结束了,不但奖金一分没有,连工资也没发。他们四五个打工的哥们合租了一间房子,房东催房租,灶上也等米下锅。哥儿几个急了,一起找到公司,刚说了几句话,“呼”地一下围上来十几个人,连打带骂地把他们赶了出来。

  胡志强又点上一支烟,狠狠地吸一口,继续说:别说老板欺负咱打工的,就连房东也处处防着他们。

  胡志强说,他们租的是一间简易的平房。是房东在自家院子里盖的,出来进去都走一个大门。每当他们出入的时候,房东家的窗户上都会不失时机地出现一张脸。有时是孩子,有时是老头、老太太。那张脸冲着他们笑,这种笑脸让他们觉得恐怖。

  胡志强说:那是监视,不是怕你跑了,就是怕你顺手牵羊偷点东西拿出去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