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合租房的故事_4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故事 >> 伦理故事

热度: 来源:时间:2020-05-20

导读

发生在合租房的故事房东是一个相貌平常的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结婚三年,没有孩子,丈夫在广州做生意,自己守着一栋二层的小楼,那天,我回去

发生在合租房的故事

  房东是一个相貌平常的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结婚三年,没有孩子,丈夫在广州做生意,自己守着一栋二层的小楼,那天,我回去时,碰见她拿着球拍在那儿发呆,我提议和她一起打球,她欣然同意,她好像没穿内衣,跑动抢球时胸前上下耸动,不多久我就开始走神,接不住球也不敢直起腰,身体已有了反应。

  她好像也有觉察,却不留痕迹地说:“累了吧?改日再打吧。”夜里,我又失眠了,脑子里全是她的身影,我信步下楼,发现楼道的卫生间里投*出一缕灯光,顺着漏光的地方看进去,女房东正在淋浴,我屏住呼吸,扶在楼道的栏杆上,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身体白皙光滑,胸部饱满,她的双手轻轻地揉搓着身体。

  我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不敢动一下,生怕这场景会瞬间消失,我血脉贲张,呼吸变粗,不敢再朝下张望,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成*女人的身体,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29分钟,我已直不起腰,当我轻手轻脚地折回到楼上的卧室,已是凌晨1点多,从此,我的失眠变得更加严重,那夜后,我守株待兔般每天夜深时分都兴奋地辨认她关门进卫生间的那声响动。

 

  幸运的是,她几乎每夜都在同一时间洗浴,有时候只是胡乱地冲洗一番,有时候一边冲洗一边用手在自己丰满的身体上游走,时而有低声的**,这种偷窥的日子在那年的10月份结束了,那天,她上楼,问我要水喝,我站在她的背后,她弯腰从茶瓶里把水倒进杯子里,圆圆的臀部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性感诱人。

  我忍不住想触摸,却始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看似镇定地站在那儿发呆,心里的躁动更加剧烈,那个倒水的动作好像长达几个世纪,又好像倏忽而过,她转过身,朝外走,轻轻地抛下一句:“10点下楼,我等你!”那个晚上剩余的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度过的,看书看不进去,只是焦躁地宁等时间一秒一秒地捱过。

  不到10点时,她屋里的灯熄灭了,我畏畏缩缩地走下去,门虚掩着,只有床头的小灯发出微弱的光,可以看到她露在被子外面潮红的脸,她示意我上床,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进行,她帮我一件件地褪下衣衫,温软的手指一触到我的肌肤,紧张的欢乐就会辐*至周身,她慢慢地打开我身体的角角落落,自己也像一根金属导体。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就接通了电源,她开始战栗,柔软滑嫩的肌肤开始淋漓尽致地舞蹈,这是无数次让我想入非非的年轻女性的身体,从前是浮在眼前飘在梦中,如今却攥在手里,她一步一步引导我深入,自从那天晚上的疯狂之后,我再也没有经受过失眠的痛苦了,我开始喜欢异性,也有异性喜欢我,我大大方方地交朋友,甜甜蜜蜜地牵女孩子的手。

  周围的人都惊诧于我的变化,除了我的房东,是她引领我让神秘尽去,欲望满怀,在那个与世隔绝的小楼里,我们尽情地欢乐了一年,第二年,她老公在南方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好,她也随他迁到广州,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光阴荏苒,一晃已是10年,无论我现在有多少花招技巧,却总觉得是小楼的第一夜开启了我人生的新阶段,尽管没有爱,她的循循善诱,她的细致入微,她的投入,却是性的最完美统一。

栏目标签:伦理故事
栏目推荐: | 闻仲会 | 量子隐身衣 | 世界上最深的海沟位于 | 三国杀孙杨 | 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 | 割头 | 夏侯霸 | 芈八子和秦始皇 | 西安空难 | 世界各国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