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用脚喂我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故事 >> 伦理故事

热度: 来源:时间:2020-05-20

导读

女朋友用脚喂我从小学美术的我,在发生初潮事件的那一年里,如愿考上了这个城市唯一的一所美术高中。愉快的日子总是短暂,就像夏天的雨一样,给人

女朋友用脚喂我

  从小学美术的我,在发生初潮事件的那一年里,如愿考上了这个城市唯一的一所美术高中。愉快的日子总是短暂,就像夏天的雨一样,给人们带来了短暂的凉爽,但凉爽过后,却是更难挨的闷热。 5天的军训开始了,在去军训基地的车上,我发现一个男孩子老来看我,又黑,又胖,又高,整个比别人大了一个型号,这就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在朋友家里,我们有了第一次约会,这已经是军训半年后的事了,在这之前,他偷偷拉过我的手,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了。因此,对这次约会我充满了紧张和莫名的兴奋。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拉着手,我的小腹有一种憋尿的快感,朋友过来对我们说,让我们到她父母的屋里,还恶作剧的给我们关上了门。

女朋友用脚喂我

  这扇门关上了,但另一扇门却打开了。在地板上,我自然而然的坐在他的两腿中间,依在他的身上,一上午相安无事,下午,他却突然把手放在了我*房的位置上,在我刚要做出反应的一刹那,那只手又穿过领子进入了我的衣服里,隔着胸罩搓揉我的*房,我感觉到浑身颤栗,我想推开他的手,可我连一根指头也抬不起来。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不停的搓揉我的*房。我觉得两个*房被他用力的揉捏挤压,*房又涨又痛,好像膨胀起来,*头高高地顶在胸罩里。

  憋尿的感觉更强烈了,**好像也湿了,腻腻地贴在**上。我想说不要,可是我拒绝不了,就这样在同学家的卧室他充满侵略性的爱抚着我。我像一只小船,随着海浪不停的起伏摇摆。他看出我的心理,他的*雨点般的落到我的耳朵上,嘴唇上,脖子上。原来在隔着胸罩的手也从胸罩上面的缝隙钻进了胸罩里面。我浑身不住的颤抖,在他大力的揉搓下,我不由自主的使劲挺起胸脯,使已经膨大的*房高高挺立起来,*头涨得发硬,在他的手里直直的变化着方向。强烈的刺激使我睁不开眼睛,呼吸变得悠长,嘴唇微微张开,等待他的亲*。我的动作似乎给了他什么暗示。他的手猛的从裤腰滑进了牛仔裤。直接在我起伏的小腹上大范围揉搓。狂烈的*落在我的脸上,堵在我的嘴上。

  堵的我喘不上气来。小腹上的手动作越来越大,不断地向下伸延,滑过我的阴毛,停在我两腿之间泥泞的沼泽上,热浪不断地从小腹里冲出体外,在这股热浪的冲击下,我又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腰,使劲的挺腿。

  我的嘴被他堵着喘不上气。浑身都是触电般的感觉。他的一只手在我涨痛的*房上使劲抓捏,使我难以忍受,可胀痛又带来一种特别美好的感觉。越是涨痛的难以忍受,这种美好的感觉越是强烈。贴着我**的手也在不断的搓揉,我甚至感觉到流的*水都被他搓起了泡沫,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我的小腹象烈火在燃烧,肚子的下坠感变成了坠痛,牵着腰一揪一揪的疼。还有一种痛经的感觉。在烈火的燃烧下,下身的疼痛好像在升华,带来一阵阵快感。我不住的喘着粗气,浑身乱窜的热浪使我头晕目眩;燃烧着我的神经。突然,我感觉到火山爆发一样的快感,全身的能量喷薄而出,然后就是一种夏雨过后那种短暂的清凉。我从此深深地爱上了这种游戏,和跟我玩这游戏的他。我们利用一切机会,重复这种游戏,他想让我摸他的下面,虽然我很想,但是,我总是感觉伸不出手去,所以只是他摸遍了我的身体,而我,却只摸过他的手和脸。

  这扇门关上了,但另一扇门却打开了。在地板上,我自然而然的坐在他的两腿中间,依在他的身上,一上午相安无事,下午,他却突然把手放在了我*房的位置上,在我刚要做出反应的一刹那,那只手又穿过领子进入了我的衣服里,隔着胸罩搓揉我的*房,我感觉到浑身颤栗,我想推开他的手,可我连一根指头也抬不起来。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不停的搓揉我的*房。我觉得两个*房被他用力的揉捏挤压,*房又涨又痛,好像膨胀起来,*头高高地顶在胸罩里。

  憋尿的感觉更强烈了,**好像也湿了,腻腻地贴在**上。我想说不要,可是我拒绝不了,就这样在同学家的卧室他充满侵略性的爱抚着我。我像一只小船,随着海浪不停的起伏摇摆。他看出我的心理,他的*雨点般的落到我的耳朵上,嘴唇上,脖子上。原来在隔着胸罩的手也从胸罩上面的缝隙钻进了胸罩里面。我浑身不住的颤抖,在他大力的揉搓下,我不由自主的使劲挺起胸脯,使已经膨大的*房高高挺立起来,*头涨得发硬,在他的手里直直的变化着方向。强烈的刺激使我睁不开眼睛,呼吸变得悠长,嘴唇微微张开,等待他的亲*。我的动作似乎给了他什么暗示。他的手猛的从裤腰滑进了牛仔裤。直接在我起伏的小腹上大范围揉搓。狂烈的*落在我的脸上,堵在我的嘴上。

女朋友用脚喂我

  堵的我喘不上气来。小腹上的手动作越来越大,不断地向下伸延,滑过我的阴毛,停在我两腿之间泥泞的沼泽上,热浪不断地从小腹里冲出体外,在这股热浪的冲击下,我又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腰,使劲的挺腿。

  我的嘴被他堵着喘不上气。浑身都是触电般的感觉。他的一只手在我涨痛的*房上使劲抓捏,使我难以忍受,可胀痛又带来一种特别美好的感觉。越是涨痛的难以忍受,这种美好的感觉越是强烈。贴着我**的手也在不断的搓揉,我甚至感觉到流的*水都被他搓起了泡沫,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我的小腹象烈火在燃烧,肚子的下坠感变成了坠痛,牵着腰一揪一揪的疼。还有一种痛经的感觉。在烈火的燃烧下,下身的疼痛好像在升华,带来一阵阵快感。我不住的喘着粗气,浑身乱窜的热浪使我头晕目眩;燃烧着我的神经。突然,我感觉到火山爆发一样的快感,全身的能量喷薄而出,然后就是一种夏雨过后那种短暂的清凉。我从此深深地爱上了这种游戏,和跟我玩这游戏的他。我们利用一切机会,重复这种游戏,他想让我摸他的下面,虽然我很想,但是,我总是感觉伸不出手去,所以只是他摸遍了我的身体,而我,却只摸过他的手和脸。

  另一只*房在他的手里不断的变化着形状,时而用手捻动着*头,时而用掌将它按平;他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一路向下探向我的**,不停的磨索。我的身体像蛇一样扭动,时而挺起,时而落下, 嘴里不成韵律的哼唧着。他的舌头一路向下在肚脐眼打了一个转。猛地滑到了那片草地,却不急着去找那花园门口,他时而*我的阴毛,时而*我的大腿内侧,我不停的摆动着**,想要让他到达那朦胧的目的地。他好像不着急,又从大腿*到脚趾,咬着每一根脚趾,用舌尖*我的脚底,搞的我浑身酸麻。 “嗯!!!!!!!!!!好痒”我从喉咙里咕哝着。

  他又从脚底*到大腿内侧。我配合着让他抬起双腿,让他把我的双腿用手压在我的肩膀上,我的**像馒头一样完全凸现在他的眼前,他象渴急的狼一样*我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我感觉我的下面有一个东西像*头一样硬了起来,每当他的舌头扫过,我全身都会随之颤抖一下。他好像发现了这个秘密,咬住那突起的豆豆,他的舌头时而*,时而象扫把一样地扫,时而吸时而吹,我下面像泉眼一样不停的向外冒着泉水,跟他的唾液掺在一起,顺着大腿沟流到床单上。他好像累了,把我的腿放了下来,趴在我的两腿中间把阴唇翻开象在研究什么,他把嘴贴了上去,我时而把**抬起,让他吸个够;时而把双腿紧闭,那穴穴变成一条裂逢,让他焦急地找着;时而张开双腿,让那爱液流进他的嘴巴。 “唔唔唔!!!!!!!不不!!!!别*了”,一边扭动一边求他道。“别动!听话!”,他*着阴核说。

  他一边说一边调过身来,跨跪在我的上面,那根棍棍正对着我的鼻子头,这使我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生殖器,像蒜锤一样的棍子下面还吊着两个肉球,乱草一样长着好多毛毛。

  有了洗澡时的经验,我主动用手握住它,它一跳一跳的上下动着,圆圆的头上有一条缝,一些水从里面流了出来,流到我的鼻子上,拉成了一条透明的线,一股腥味刺激着我的鼻腔,我不由得张开嘴呼吸,他顺势把那条棍子,塞进我得嘴里,他把**往前一挺,整条棍子送到了我的嘴里,他**了一声。我不知所措,只是含住**,他**对着我的脸一挺一挺的往我嘴里送,我的心跳的好快,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了快感,男人撒尿的地方,如今我却含在嘴里,说实话感觉很刺激,他的鸡鸡把我的嘴巴撑的涨涨的,我只能含住一半,这时他趴下身子,把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我仰面躺在他两腿间含住鸡鸡,随着他**的上下大口吞吐,他也啊啊语无伦次的**着,他一挺**,直顶到我的喉咙,我想呕吐,稍微适应一下,他挺着**楞是往里顶,直到整个*在我的嘴里,我的嘴唇感觉到了他的毛,他说你弄,我使劲的摸着他结识的臀部,大口吞吐,我发现用舌头*鸡鸡口时他的**特别大,于是我用力*,他也嗷嗷的**着,我仰躺着看到了他的睾丸,我感觉他的鸡鸡*到了我的喉咙里,**和眼睛的双重刺激使我很快得到了爆炸般的快乐。

女朋友用脚喂我

  他看我全身松弛了下来,含着他鸡鸡得嘴也不如刚才那么有力量,于是转过身来跨跪在我的眼前,我含着鸡鸡,只能看见他的阴毛,毛黑黑的很多,当他向外抽动的时候,我的*房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力量。他快速的粗暴的抽*,突然他动作越来越快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娟娟我要流了”。

  我感觉他的鸡鸡大了粗了,我不知道流了是什么意思,想吐出他的鸡鸡,可是他用力一挺**鸡鸡头到了我的舌根部,我的喉咙感觉到他的鸡鸡有东西冲了出来,一股浓重的腥味刺激的我几乎要哭了出来,我的头使劲向后想吐出他的鸡鸡,我嘴里因为有他的鸡鸡只能发出哼哼声,可是他的力量突然变得很大,紧紧顶住我的头,那种腥腥的东西仆仆仆仆的打在我的喉咙里。我猜那就是男人的*液,嘴里从来没有被*进过这种东西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第一股*液*在了的嘴里,我知道了*液的滋味,腥腥的,因为他的鸡鸡在我嘴里我含不了太多的*液,第二股就把我的嘴占满了,我感觉*液从我的嘴角流了一点,他低头看着我的嘴,他的鸡鸡撑满了我的嘴不吞也不行,我不能把嘴再张大点只好把他的*液吞吃了,真的好腥啊。接着仆仆仆仆仆仆的*在我嘴里,我也都吞了下去,那个味道说不出来的腥,他*了好多好多有十几下,*完了鸡鸡还硬硬的在我嘴里一跳一跳的,他一边低着头向下看一边小声的**着把鸡鸡慢慢的在我嘴里抽送。过了好一会,他才把鸡鸡拿了出来。说实话,从小都把我当公主,今天他这样对我,我反倒觉得很刺激。我擦了擦嘴说:“你流的太多了,好腥啊。” 也许这也是他的第一次,所以他鸡鸡还一跳一跳的很硬上面湿湿的都是我的口水,我问他,你是不是以前做和别的女的作过,他说,我以前看黄片上这样弄的。我放下心来。他意犹未尽的对我说:“王莉,我还想要” “你不是刚才已经做过了吗?” “我想真得跟你**” “怎们做?反正已经是你的了,你想做就作罢。” 于是他挺着沾着我湿湿的口水的还很硬的鸡鸡,跪到我的两腿之间,我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他急急得趴到我的身上,由于我泄了一次他的鸡鸡上面又沾满了我的口水,而且又有处女膜,鸡鸡在我的阴唇缝里滑来滑去,鸡鸡总是与我的**口对不上。

  他让我用手儿握住他的鸡鸡,由我把他的鸡鸡引导到我的**口。让他的**这么一磨我兴奋地双腿颤动,脚趾合紧,下面又流出来了*水,把原本就湿淋淋的**弄得更湿了,**慢慢往我的小肉洞里钻。突然他把硬硬的棍子尽根*入,原本是处女的我突然被他闯入,“啊----啊哟----”撕裂身子的疼痛令我痛叫不已,我咬牙忍受着处女开苞的巨痛,双手用力抓着他的后背,泪流满面,四肢像八爪鱼似的把他紧紧钳住。我感觉我的下面一下一下地抽搐着。他问我:“是不是很痛呢?” 我含着泪花应了一声。

  他没有继续抽送,也不把粗硬的肉棍儿拔出来。只是不停的亲*我的脸,一会儿,他觉得下面的痉挛慢慢放松了。

  便缓缓地把鸡鸡抽出,一股热液从**口顺着我的**流了下去,那是我开苞流下的处女血!他慢慢的抽*,我也逐渐适应了他的鸡鸡。于是他在我的**里深入浅出,不停的抽*。我抬起身子来看着我和她器官交合的地方,**拔出时染满了鲜血。但是此刻我已经忘记疼痛了。此时性欲高涨的他两膝用力,把我的两腿被大大地分开,我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他的鸡鸡像一根滚烫的铁棍用力*入我刚刚开苞的**。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我觉得自己的**里的嫩肉,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我们交合的地方扩散开来,那强烈的肉贴肉、阴毛擦着阴毛的磨擦接触让我全身不停的轻颤,特别是当那粗硬的东西*进了我狭小紧窄的处女**口,**口那柔软而又弹性的嫩肉紧紧地箍住了那粗大硬烫的“肉棒头”时,我更是如被电击,浑身柔若无骨轻颤不已,胳膊一会紧紧地搂住他的肩膀,一会又用手痉挛似地紧紧抓进床单里…… “啊……”我轻轻的叫了一声,感觉像发烧一样,微皱起眉毛、眼睛紧紧闭上、像用力一样咬住牙齿,十根脚指头紧张地绷的僵直,紧紧蹬在床单上…… 他也被我那强烈的肉体反应弄得欲焰焚身,原本就坚挺的鸡鸡好象突然又涨大了一圈。

女朋友用脚喂我

  “啊┅┅”他的鸡鸡在我的**里没有一丝空隙。他把我的腿盘到自己腰部,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臀部,起劲地抽送起来。**一下接一下的撞在我的阴核上,曲张的肉棒血管摩擦着我的粘膜发出了*糜的声音。他上身向前伏在了我身上,双手抓住我的*房,把舌头深入到我的口中四处的搜刮我的唾液。很快,我的*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除了喘息和**的声音外,我不知道该做什么。随着他的鸡鸡的往返,大量透明的*水夹杂着几丝鲜红的处子血,顺着**口一直流到我的大腿两旁,再慢慢滴到了床上。 “唔……唔……嗯……唔……”我不停的**着,听着我的**,他更加努力的抽*。 “啊 ┅┅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我又体会到了那种疯狂的感觉,他也忍不住了,滚烫**死死地顶住我的阴核,一股又浓又烫的粘稠的*液淋淋漓漓地*在我的阴核上,火烫的*液在我的最敏感的性神经中枢上一激,我再次“哎”的叫了一声,浑身酥软得瘫在床上。混合着血沫的*液缓缓的从一开一合的阴唇流淌出来。将床单沾污了一大片。他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不停的抚摸我的后背,我感到很温暖,不知怎么了,眼泪却流了下来。得到了幸福却失去了**。性,就像是毒品一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欲罢不能。

  剩下的那几天,我们互相探索着对方的秘密,在我的家里,我们不穿任何衣服,赤裸相见,从他那里我了解了男人的秘密,他也从我这里了解了女人的秘密。他告诉我他称男人的鸡鸡做**,女人的*房叫*子,*头为*头,**叫比,肛门叫屁眼,作爱叫*。粗鲁的叫法给我了极大的刺激,我也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些词语。为了更好地了解对方的身体,我将他的***硬之后,用尺子量他的尺寸,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他的尺寸是长14厘米长9厘米粗。我的*头没有硬之前4毫米硬了之后7毫米。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很快就开学了。

  一个高中生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空间的,于是我们只好像以前一样互相手*来满足对方。学习永远是第一位的,家教永远安排在放学之后。晚饭是不能吃了,只能找个小饭店凑合一下,学校附近的一家饭店已经和我们熟识,每次都被安排在唯一的小单间里,在这个相对独立的小空间里,自然成了我们的天下,只不过只能互相摸摸而已。

  一次放学的早,我们有充分的两人时间,像往常一样快速的吃完了饭菜,四目相对,从他的眼里我看出了欲望。他一把将我揽在怀里,亲*我的耳朵,他总是喜欢亲*我的耳朵。一只手把体恤拉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我的*房,开始捏弄,*头在他的努力下很快就硬了起来,胸罩将*头压得难受,我示意他把胸罩解开,挣脱了胸罩舒服的*房,像兔子一样跳动了两下,又落入他的手中,*头在他两个指头的搓动下不断的旋转着。我大口喘着气,希望自己不要叫出来。为了转移我的快感,我拉开他裤子的拉链,把他的鸡鸡掏了出来,上下的*弄,时间和地点不允许更进一步的行动,只能让他赶快**,不然说不定又会上来脱我的裤子,在这里可不方便。

女朋友用脚喂我

  他好像知道我的心思,让我坐在椅子上,他站在我的面前,我们两人身高就差10厘米,所以,他的鸡鸡正好冲着我的脸,我将他的鸡鸡吞到嘴里,发现他昨天晚上竟然没有洗鸡鸡,一股很浓的腥臭味,我皱着眉头四处寻找,恰好我看见我们刚才喝水的杯子,于是就把他的鸡鸡放在水里洗了起来,一直到我感觉差不多了,放在鼻子底下一闻果然好多了,于是又将它吞入嘴里,头前后活动,吞吐着他的鸡鸡,他双手搂着我的头,很爽的喘着粗气。他的阴毛不断的扎着我的嘴唇,门外不时有人经过,异样的刺激使我越来越迷乱,我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我的动作也越来越主动。我主动用手轻轻的摸着他的睾丸,我发现每当偶尔我摸到他肛门的时候,他总是哼的声音更大一些,于是我着重用手抚摸她的肛门。

  果然,他的**配合着我前后抽动起来,我用力得吸着他的鸡鸡,就在我感觉他要*的时候,他让我停了下来。我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他的鸡鸡跟我的嘴唇之间拉了一条很长的线。他把碗里剩的面条挑在他的鸡鸡上让后让我再给他口交,我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吞着他的鸡鸡,一边用手摸着他的肛门,而他则不断的将面条挑在鸡鸡上,三重的刺激使他很快就*了出来。

  过一个假期的习惯,我已经逐步适应了*液的味道,于是我将他的*液混合着嘴里的面条一起咽了下去,然后一边捏着他的鸡鸡一边把里面剩余的*液吸出来帮他清理*净,最后把残留在嘴角上的*液*到嘴里一起吃了下去。

  这倒不是因为我喜欢*液,只是习惯了它的味道不像以前那么排斥了,而他又喜欢看我吃他*液的样子,所以,我每次都会用嘴帮他清理*净。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地方留下了我们爱的痕迹,我喜欢在不同的地方体会那种一样的刺激。教室里,公园里,公交车上,甚至还有烈士陵园里。从家教家里回家的公交车也是我喜欢的地方,我们会选择后排单独的双人座,我抱着书包挡着,他从侧面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轻轻的抚摸、梳理我的阴毛,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感觉一种麻麻的舒服,我们往往这个样子坐车回家,当然,我月经的时候除外。

栏目标签:伦理故事
栏目推荐: | 银河系有多少恒星 | 真实魔鬼游戏下载 | 女网排名 | 白暨豚 | 世界上最贵的狗排名 | 邱芳全 | 长毛鱼 | 轻机枪图片 | 金星为什么要变性 | 性生活姿势图